帐号:
密码:
市州频道成都 绵阳 德阳 自贡 攀枝花 泸州 广元 遂宁 内江 乐山 南充 宜宾 广安 达州 巴中 雅安 眉山 资阳 阿坝 甘孜 凉山
川藏线那么远 他们想骑车去看看
http://www.scjtaq.com 2015年4月27日  快速分享:收藏到QQ书签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白社会 分享到豆瓣 分享到网易微博 添加到百度搜藏
    每年2万人

  走进川藏线

  据不完全统计,近几年,每年均有超过2万人通过骑行、徒步和自驾的方式,经过川藏线进入西藏,而骑行者几乎占了四分之三。每年6月至8月期间,平均每天有200多人骑车到西藏。

  真正骑到拉萨

  不到两成

  网上有专家分析说,影像和网络的传播,让很多年轻人因从众心理趋之若鹜。而据成都资深骑友波尔说,每年骑行川藏线的人中,真正从成都骑到拉萨的不到两成。

  “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在国道318线(即川藏线)上,许多上班族正辞职实践着这两句话。临近5月,气候变暖,川藏线沿线的景色开始进入一年中最好的时节,318国道上又陆续迎来全国各地的骑行者,2000多公里长的路程,他们平均每两天翻一座海拔三四千米的高山。近日,成都商报记者走进辞职骑游318线人群,记录下他们一路的收获与感悟。

  1

  为什么骑行?

  4月24日,25岁的李志开始了他骑行川藏线的征程。两个月前,他辞去工作,开始每天练习骑车,他的目标很明确:一个月内从成都骑到拉萨。24日当天,从成都出发的李志到达雅安。

  对90%骑友来说,雅安是从成都出发后歇脚的第一站。4月24日傍晚,位于雅安市城西的东升竹庄青年旅舍,又陆续迎来住宿的骑友。骑友们热衷于这种条件简陋的青年旅舍,不仅因为吃住便宜,还可以认识更多同伴。

  旅社老板徐洪说:“从4月20日开始,骑友开始明显增多,每天约30人。”徐洪很肯定地说,进入6月,旅社每天接待的骑友会达到200名左右,实在没床铺,就在坝子里搭帐篷。

  辞职、骑行、318……似乎是这些人共同的标签。

  华东师大本科、在上海某食品企业任营销策划总监———今年29岁的吴翔在上海按揭了一套房子,他总结近30年的人生是:太过平顺,没有让自己难忘的经历。大学毕业那年看了一部叫《转山》的电影,让他励志要骑行到西藏。5年工作,他在公司岗位上步步高升,直到两年前,他才发现自己落伍了,“川藏线上到处都是骑友。”

  今年4月11日,吴翔辞去工作。4月22日,他从上海飞到成都,自行车托运,第二天,他从成都骑了7个小时到雅安。吴翔不清楚这是不是一次坎坷的经历,但为了骑行而辞职,让他感觉充满悲壮,“趁年轻出来看看,走走。”

  2

  准备好了吗?

  4月23日上午,从成都出发骑车9个小时,何月和同伴终于在晚上9点到了青年旅社:“有什么吃的,饿坏了,下午到现在都没吃饭。”老板娘连续报了几个菜名,何月一个也不喜欢,最后点了份臊子粉丝和黄瓜肉片汤。就寝前,何月又找到老板娘,要牙刷和毛巾,老板娘乐了:“青年旅社从没这些东西。”

  何月今年27岁,在沈阳开了一家咖啡厅,在预计的一个月里,她把生意交给了员工打理。何月说,骑行川藏线是为了领略沿途风景。那何必要骑车?“没体验过,毕竟骑车更接近自然。”

  话说开了,何月的朋友陈茜茜笑着说,走一趟川藏线,回去后不讲一下被狗追赶、被大雨淋湿的经历,都感觉说不出口。听了陈茜茜的话,一位骑友私下告诉记者:“他们肯定骑不到拉萨。”

  在青年旅社,成都商报记者碰到了自驾去西藏的21岁杭州大学生刘旭阳,这是他第二次踏上川藏线。回想起第一次,刘旭阳有些不好意思:“如今是个文艺青年,对骑行318都多少有些向往,酷酷的,路上的照片也很有个性。”

  去年6月,刘旭阳邀约3位同学,从杭州坐火车到成都后,买了自行车,第一天只骑了77公里到了邛崃,4个人屁股就痛得不敢碰凳子。“路上碰到很多骑友,感觉那才是真正的骑行,像我们这群乌合之众,只要累了就搭个车上路。”四人最终在康定境内把自行车廉价卖掉,搭车到了拉萨,不过在刘旭阳的微信里,留下了很多骑车爬坡,在界碑前振臂高呼的照片。“这些都是给别人看的,到底得到了什么,只有自己心里清楚。”

  3

  收获了什么?

  骑行川藏线改变人生,不是没有这样的案例,成都资深骑友波尔,早在2010年和4名队友骑行川藏线,途中以亲身经历更新攻略、绘制地图,最后编制成《波尔攻略》,并出版销售。最终,波尔从单位辞职,在成都开了一家川藏线服务站,售卖骑行川藏线的装备和配件,如今,这个服务站成了全国骑友到成都后蜂拥光顾的地方。

  不过,对更多骑行者来说,真正因骑行而获得真谛的人少之又少。

  去年6月,在成都一家广告公司做行政的李梦莹,辞职骑行1个半月到达拉萨,吃了很多苦,但她觉得这些并没有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认识。

  2011年骑行川藏线时,刘畅还在西南财大上大学。骑行途中一天早上,当地一位村民叫住了他,递过一个背包,让他帮忙带给左贡一家青年旅舍的老板。“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不留任何联系方式直接把东西给我,真是不可想象。”每次说起这次经历,他感觉受到一次洗礼。如今,刘畅也想延续骑行川藏线那种自在感觉,“比如环游世界,到丽江做生意。”但现实是,工作不敢丢,要养家糊口,还要顾及父母的意愿,“人什么都不怕,就怕有牵挂。”

  记者手记

  是不务正业

  还是让青春留下印记

  增加人生阅历,给青春留下记忆,这越来越成为川藏线年轻骑行者们口中一个共同的陈述,成都商报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听到类似的故事比比皆是。很多骑行者瞒着家人实现骑行川藏线的梦想,“因为家人都会认为,工作都不要,去骑行川藏线,是不务正业。”一位辞职的骑行者告诉记者,“这个问题,在我们骑行318这个圈子里,根本不会有人在意。”他说,回去之后再找一个厂上班,那边的厂随时都在招人。

  其实在2009年,就有骑行者发帖,称一群群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衣着光鲜,装备齐全,但有的一搭车就是几百公里,拍拍照,在网上发发帖子。

  作家庄雅婷也曾在网上调侃,将“骑行318”列入了“新四大俗”的行列,“在言谈举止中随时表现出一种净化心灵的范儿,让人无法理解。”

  长期和骑行者打交道的雅安东升竹庄青年旅社老板徐洪说,对年轻人来说,辞职再找工作相对容易,而这部分辞职骑行川藏线的年轻人,一般都是体制外的上班族。“骑行川藏线的历练,或许对他们来说比一份工作更加宝贵,毕竟人各有志。”

主办单位:四川省道路交通安全协会  协办单位:四川省时代人车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地址:成都市武侯区七道堰街8号 在线咨询
WWW.SCJTAQ.COM 蜀ICP备150069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