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市州频道成都 绵阳 德阳 自贡 攀枝花 泸州 广元 遂宁 内江 乐山 南充 宜宾 广安 达州 巴中 雅安 眉山 资阳 阿坝 甘孜 凉山
高速支队 攀西肇事逃逸案侦破纪实
http://www.scjtaq.com 2017年2月21日  快速分享:收藏到QQ书签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白社会 分享到豆瓣 分享到网易微博 添加到百度搜藏
        (本网讯《车友之家》通讯员 刘天乾)“喂,是攀西高速公路交警支队吗?请你们速来礼州方向的高速路段,这里有个人躺在客车道上……”2015年11月30日15时58分,省交警总队高速公路支队攀西高速公路一大队值班民警刘天乾接到高速公路西昌路政队巡逻队员电话,随后攀西高速公路一大队民警迅速赶赴现场。
        在事发现场,一名男子卧倒在G5京昆高速泸黄段西宁至礼州方向路段处高速路小客车道内,民警对现场进行了封闭勘查。120急救医生确认该男子当场死亡,此外现场没有任何痕迹,没有目击者,没勘查到任何可取的物证。那么,此命案究竟是蓄意谋杀,还是遭遇车祸意外呢?
        经过民警12天的长途奔波、艰苦努力,命案真相终于水落石出,肇事逃逸司机俯首认罪。
        高速路现男尸 齐心协力查死因
        2015年11月30日15时58分许,省交警总队高速公路支队攀西高速公路一大队值班民警刘天乾接到高速巡逻员报警电话称:“我们驾车在高速公路上巡逻至2244KM+650M(礼州至西宁方向)处时发现中央隔离护栏处有行人。”巡逻队员说,正当他们准备减速停车将该行人劝离时,行人突然跨越中央隔离护栏跳到对向车道。巡逻队立即减速靠边停车,发现小客车道上有一男性伤者躺在路面上,好像是被车撞了,但是现场未发现车辆,路面上也无任何痕迹和散落物,疑似肇事逃逸了,巡逻队员请处警勘查现场。
        接警后,值班民警刘天乾马上向上级汇报了详细情况,并立即和民警冯政杰迅速赶赴现场进行勘查,随后沈云光副大队长带领民警张红林也赶赴到事发现场。经过现场勘查,确定了受害者为男性青年,身着深色衣裤,仰面躺在小客车道上。在现场,除了受害者外,路面没有任何可取的物证,没有制动痕迹,没有散落碎片,没有目击者在场。
        随后,120赶到现场,经急救医生现场确认:受害者已当场死亡。经鉴定,初步确认受害者可能是被车撞导致死亡。针对所了解到的情况可初步判定为,这是一起肇事逃逸案件。
        成立专案组 迅速拉网排查
        案发后,大队长黄俊对该案高度重视,迅速安排部署,要求立即与高速公路沿线、礼州、漫水湾、泸沽、冕宁、彝海等安检站联系,封闭所有站点出口,排查所有可疑车辆。同时,迅速派出民警赶往各站点,对各待出站车辆进行排查,在西宁立交处对车辆进行分流。民警制定方案,成立专案组,对该案全力进行侦破,并且专案组全体民警在该肇事逃逸案件未破之前取消一切休假。
        专案组马上与礼州派出所取得联系,对死者身份进行调查。根据死者当时的衣着以及相貌判定其不是流浪汉,并且在案发现场附近发现一些成捆的树枝,民警初步断定该死者可能是在高速路中间绿化带内捡树枝后不慎被路过车辆撞死的,该名死者应是附近的村民。专案组民警立即协同礼州派出所加紧对死者身份进行确认。
        不出所料,2015年12月2日,死者家属前来礼州派出所报案,称其家人失踪,从2015年11月30日出门后就再也没回来过。根据家属所描述的失踪人形象特征,发现与死者相当符合,特别是死者身上有一处之前做手术留下的疤完全吻合。此时,专案组民警便确定了失踪者就是该名死者。死者37岁,是盐源县官地电站搬迁移民户,现搬迁到四川省西昌市兴胜乡德胜村,家中有2位老人和3个小孩,家庭情况非常困难。
        现场痕迹迷离 肇事车辆不明
        虽然死者的身份明确了,但是肇事者还逍遥法外。最主要是案发现场的路面上没有车辆的制动痕迹,也没有车辆的散落碎片,未发现事发时有其他人员或者车辆在场,只勘查出死者的双腿被撞断。肇事车辆在案发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这给破案带来了巨大的难度。
        应该从何入手成了专案组一大难题。
        专案组民警从接警时间段再次寻找筛查线索,对路政巡逻报警人员进行再次核实情况。路政巡逻人员经过回忆告诉了民警之前被遗忘的一些细节线索:“巡逻至事故发生路段时,突然听见对向车道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然后有一辆红色的大货车经过案发现场。”专案组民警根据现场的勘查情况和路政巡逻队员报警的情况,推测出红色大货车可能是肇事车辆或者是目击者。
        与此同时,专案组民警根据现场受害人的双腿被撞断这一线索,推断出肇事车辆头部正面或者头部侧面应该有明显的破损或者痕迹。线索逐渐有了突破口,专案组民警立即通知高速公路西昌管理处监控中心、雅西高速公路监控中心关闭从事发地点至冕宁彝海的所有收费站,并请求雅西四大队对彝海安检站及冕宁收费站派驻民警逐车排查。同时,随即派出了四名民警对往成都行驶的车辆进行分流出站,并对辖区3个收费站进行排查,但在站口和安检站卡口都未查到嫌疑车辆。
        在事发路段G5京昆高速泸黄段2244Km+650m西宁至礼州方向路段为水泥路面,道路为双向四车道,道路无应急车道,并且该路段道路路况较差,事发路段也没有监控及测速设备。加之,当时道路车流量较大,没有现场的目击者,没有视频监控,要想查出肇事车辆,如同大海捞针。
        大队长黄俊和副大队长沈云光再次组织专案小组召开案情分析会。通过从作案心里分析,推测出肇事司机在事发后,由于心慌,很有可能会从礼州收费站或是漫水湾收费站提前出站。专案组民警又对案件侦查工作进行了再部署。
        再次分析案件 多源头获取信息
        由于之前的思路、方向,未获得任何的线索,专案组决定重返原点、理清思路、重新布局。根据报案时间、事发地和礼州收费站之间的距离、事发地和漫水湾卡口的距离、行车速度这几点线索进行分析,推断出可以调取这一时间段的监控录像,寻找出嫌疑车辆。于是专案组分成三个小组分头行动,一组去漫水湾卡口,对卡口经过的车辆监控录像全部拷贝回大队进行查看;二组负责对拷贝回来的车辆通行照片进行逐一排查;三组到高速公路西昌监控中心对礼州收费站和漫水湾收费站出站车辆进行逐一排查,对临近案发时间段前后1小时的嫌疑车辆依次打电话进行调查。据民警透露,共计排查了近万辆车,近千张照片比对,还是没有发现可疑车辆。
        案件发生了,但却没有一点线索,会不会是侦查走入了误区呢?民警们重新整理思路,根据路政巡逻队员的报警情况,案发时有红色大货车经过。专案组民警把该案的重点嫌疑车辆放在了红色大货车和小车上,对经过收费站的每一辆的红色大货车、小轿车小型普通客车进行逐一排查,通过两个收费站和一个卡口大量车辆的排查,还是没有找到重要线索。
        依据多年的办案经验,专案组民警敏锐地察觉此事故有蹊跷:受害人身体受损明显,冲击力大,肇事车辆应该有明显的痕迹。可是经过大量的排查都没有查到嫌疑车辆,难不成肇事车在人间蒸发了?
        事发路段沿线走访 重要线索浮出水面
        此案件发生后,死者的家属数百人多日聚集在大队、殡仪馆,要求查找肇事人。通过大队长黄俊和副大队长沈云光的耐心做工作,家属们激动的情绪逐渐被安抚下来。因为专案组民警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案件终于得到了进展。
        2015年12月3日,专案组民警再次来到事发现场寻找线索。通过沿线走访,在西宁服务区的加油站,意外的发现此处加油站有摄像头,并且该摄像头处于启用状态。这对于专案组民警来说真是雪中送炭。他们立即将该处的监控录像拷贝回去,进行仔细分析研究,监控录像中虽然看不到车辆号牌,但是因为对着公路,所以可以看到车辆大小和颜色。这一重要线索的发现,无疑令专案组民警信心倍增。同时,民警又到西宁服务区仔细查看,找到高速公路西昌路政队的办公区也有一处摄像头正好对着事故发生路段这一行驶方向的车辆。于是,专案组民警结合之前的监控录像,划定并缩小了嫌疑车范围。
        民警把沿线走访到的信息收集回大队后,大队组织全体人员再次进行分析研究此案。将报警时间、事故地点、在服务区通过的车辆时间进行分析研判后,锁定在西宁服务区11时55分之前经过的所有嫌疑车辆。通过对收集回来的监控录像以及照片,对存在嫌疑的车辆逐一进行比对,终于在这接近的时间段内,发现有一辆西昌至成都的客运车经过。民警立即到高速路口出口处找到该车出行时间及车牌号,并迅速与客运车所属公司负责人和司机取得联系。
        据客车司机反映,在他车辆经过西宁服务区时有一辆黑色的轿车和白色的越野车超客运车,当客运车走到事发路段时发现有一辆轻型货车在小客车道上突然打了一下方向,像是在避让什么东西,之后就看见有一人躺在小客车道上。客车司机还提供出该客车上有刚好正对着小客车道的监控这一线索。
        办案民警根据上述情况及监控内容,进一步缩小侦查范围,锁定了三辆嫌疑车。但因车主的不理解和不配合,民警辗转会理县、盐源县等多地核实嫌疑车辆,并且与凉山州公安局交警支队协作发布上述车辆的协查公告,如发现嫌疑车辆立即扣留。
        历经多番周折 锁定可疑车辆
        专案组民警通过对事发当天11时55分许经过的西宁服务区的车辆,还有客运车上侧面监控车内的视频综合分析研判后,发现辽宁车牌号的白色越野车、四川成都车牌号黑色长城车、四川凉山车牌号货车这三辆车有重大嫌疑。办案民警立即对上述车辆进行逐一核实,必须见车见人。
        民警先后到成都崇州市、大邑县等地对四川成都车牌号黑色长城车进行调查核实,发现该车车主是崇州人,而车子因有损坏,所以放在大邑某修理厂修理。这一发现顿时让民警起疑,从监控录像和此车上的行车记录仪看,该车当时经过案发路段的车速近130码,但据车主解释是在会理县发生过交通事故,才致车辆有损坏。专案组立即派人赶往会理进行证实,经过多方核实后确定该车车辆损坏确实为会理县发生事故时造成的,于是排除该车肇事的可能。
        民警在盐源县查找到了其中的辽宁车牌号白色越野车,该车头部也有损坏,但是却是以前的老痕迹。事发时,该车车上有很多证人都可以作证没有在事发路段撞到人,且该车保险情况也非常好。在排除白色越野车之后,就只有凉山车牌号轻型货车的嫌疑是最大了,而且该车是从离事故地点最近的礼州站出站,这非常符合逃逸者心理。当民警通过公安信息平台查到该车车主联系电话,并立即与之联系。车主为一名女性,名叫加多××,四川冕宁县人。民警第一次打通时,是她的父亲接听,没说两句就将电话挂断,之后连续几天电话都处于关机状态。2015年12月8日,第二次打通,这次是加多××本人接听。据她所说这辆车已经于11月5日卖掉了,她目前对车在何处、由何人驾驶一概不知。
        细心的民警发现,该车系加多××去年8月才买的二手车,为何3个月后就卖了?这不符合常理。专案组再次对案情进行深入分析并调整了调查方向。由于礼州站监控录像模糊只看得见号牌看不见驾驶人,民警便联系西昌市公安局调取四川凉山车牌号车当天在西昌市各个地方的监控卡口录像,最终有了重大突破。在礼州站至漫水湾的108国道月华乡高清卡口处,调出一张看得清驾驶人及乘车人的面部及衣着、佩戴饰物的照片。
  与此同时,专案组民警也协同冕宁县公安局辖区派出所对加多××个人及家庭情况进行调查。很快专案组就查出当日该车通过西昌市公安局设在礼州镇月华乡的高清卡口照片确定为一男性驾驶车辆、副驾驶是一女性。通过比对,当天副驾驶上的女性就是加多××。
        肇事者投案 案件成功告破 
        确认后,民警传唤加多××到交警队接受调查,但她一直以“宁南县亲戚过世,忙完再来”为由推脱。
        经过多次联系后,2015年12月10日,加多××终于答应前来接受调查,起初一直否认其事实,谎称该车被她老公开出去卖给了别人,而且时至现在都还没给钱。民警通过耐心劝说,加多××在大量证据面前终于承认了照片上的驾驶人就是她现在的老公卢×,并承认当天就是卢×驾驶四川凉山车牌号轻型货车在西宁至礼州路段撞到一个人。加多××说,当时她曾叫卢×停车,但他不听,说自己没有驾驶证。于是从礼州出站后逃逸。不过,她对卢×的去向却是闪烁其词,卢×的电话也一直关机,根本联系不上。
        12月11日,案组通过卢×所使用的电话通过定位,确定其一直在冕宁县县城内,这下想逃也逃不了。
        办案民警正准备通过技侦手段将其抓捕时,12月12日凌晨5时许,天还没亮,卢×主动到冕宁县交通警察大队投案。卢×在民警讯问过程中,供述了驾驶车辆在高速公路上撞到人的详细经过,也对自己的行为感到非常后悔。卢×说:“自己当天正行驶在客车道一辆大车之后,行驶一段时间后,想超越前面的大车。在从小客车道超越时,小客车道突然跳出一人,正好被撞上。本来想立即停车报警,加多××也阻止其肇事逃逸,但因没有驾驶证又看似被撞严重了就未听加多××的劝阻逃逸了。”至此,“11.30”肇事逃逸案成功告破。
        经核实,卢×系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车辆,且在高速公路上行车撞到行人后,驾驶车辆逃逸现场。在民警接受记者采访时,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民警表示调查结束后,将该案移送司法机关进行处理,卢×的行为也将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主办单位:四川省道路交通安全协会  协办单位:四川省时代人车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地址:成都市金牛区迎宾大道199号 在线咨询
WWW.SCJTAQ.COM 蜀ICP备15006953号